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乃珊的蓝屋

 
 
 

日志

 
 
关于我

程乃珊,女,作家,主要作品有《蓝屋》、《穷街》、《女儿经》、《金融家》等。2000年开始涉足与老上海有关的纪实文体,代表作有《上海探戈》、《上海Lady》、《上海Fashion》、《上海罗曼史》、《海上萨克斯风》、《上海女人》等。

网易考拉推荐

静安区---我永远的家  

2006-09-09 14:53:00|  分类: 日常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说人生是个漫长的旅程,那么上海静安区,就是我的摇篮,我的宁静的港湾,也是我旅途上的竿杖。风风雨雨五十来年,我的人生轨迹,兜来兜去,都兜不开静安区,每次给朋友们留地址的邮政编码200040,朋友们都会好奇地问一声,这是上海什么区?我会自豪地说:静安区。
 
小时候看俄国的电影《白夜》,一个瞎眼奶奶为了管教好自己的孙女,老用一只大扣针将自己和孙女扣在一起。冥冥之中,我觉得与静安区,也有这么一个缘份,将我和她永远地扣在一起。
 
我的出生地,是新闸路近西康路一带。说来有一段信不信由你的奇缘。70年代我凭着一个地址去一友人暂住处看望她,那是一幢带个小花园的三楼沿街小洋房,当时自然已成七十二家房客的大杂院。我推门进去,只觉得这个地方对我一点不陌生,我熟门熟路地找到扶梯上了楼,只觉得一种十分亲切熟悉的……空气!特别是天花板上一小节残留的水管,看入眼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和熟悉感。回家后将这种感觉告诉妈妈听,妈妈问明方位后,一声感叹!那正是你出世的地方。从前,这是一个犹太医生开的私人产院!三楼正好是当时的产房! 你说玄不玄?
 
从新闸路出世后,注定我这一生的轨迹,就像卫星般在静安区四周运行:老宅在延安中路上海展览馆前门对面,现在是政府部门某机关;外婆家在康定路静安区政协对面,很小时,我就懂得花四分钱搭23路电车去外婆家,每逢过暑假,外公更会叫了三轮车亲自来接我。我青少年时期最美好的回忆,有一部份留在我外婆家!两岁那年全家去了香港,十二岁回上海,我们住在南京西路花园公寓,祖父的已合营了的物业里。
 
花园公寓是典型的英国式公寓,由当年英国惠罗集团于1927年建造。1941年珍珠港事件后,被日伪当局全部占领。抗战胜利后,惠罗集团在收回该公寓的产权后公开拍卖。祖父当时已经是上海知名的银行家。他看准了这个钻石地段,便与自己的两位好友、金融界巨头潘久芬和史久鳌(香港前特首董建华的姻亲),合资六十多万美元买下了花园公寓全部物业出租。1956年全国私营改造期间,花园公寓被公私合营。
 
依照爸爸妈妈的普通老百姓级别,原是住不进这条后来都是政府高层公务员住的弄堂,是党的统战政策,令我们回上海后,仍能过着安定舒适的生活,至今我父母仍在那里安度晚年。我的中学就是培进中学,最早是在现静安分局原址。结婚后,婆家又在静安区愚园路,后来当上了专业作家,机关作家协会又在静安区……。尽然这中间我在杨浦区做了20年教师,后来又重回香港一段时间,但在我,这只属离家出差,我的家,永远会在静安区!
 
人说山青水秀、地杰人灵。真的觉得静安区自有一股灵气,即使在群魔横行的十年中,静安区为重灾区,但总觉得其表现形式,至少斯文一点,文化一点。“文革”时我只有19岁,和一班“小”朋友们十分安分守己,从来不会去做那些斗人和打砸抢的勾当,也不屑就此虚度大好时光。而是聚在一起读英文(用毛选英文版)、谈人生……谈留存在记忆中的文学作品……
 
说一句不谦虚的话,我们威海街道的青年,真是素质极高的。而且可以说是改革开放后,首批敢于冲出国门负笈海外的先锋。记得80年代初,我尚在杨浦区做中学教师,一次报上登出,威海街道自费留学人次为全市最高,似已约有四十几个人次。当时办公室一位老师就惊呼:“哇,一个街道就有几乎是一个班级的留学生!”我听了颇觉自豪;我们街道有出息有抱负的青年本来就排排队可排长长一列,只是没遇到公平竞争的机会罢了”

不知从何时起,读者都将我列入擅长写上海的一列作家之中,有次在买签名书《双城之恋》时,一位85岁老读者陈先生问我,你年纪轻轻(在85岁老者眼里,我自然尚可届年纪轻轻)怎么对上海知道那么多?我不知我算不算对上海知道得多,但生活在静安区的几十年,令我很感性地体会到一股原汁原味的上海现代都市文化。即使在那没有文化的十年中,“梅龙镇”的肴肉,“兰棠”的皮鞋,“富丽”的衣料,“美琪”影院宽敞舒适的座位,怀恩堂浓郁的宗教气息余味……都提醒着我,生活在全国第一大都市上海,应该是一种福份,应该为此感恩。而且,年青的我已十分明白,世上有许多东西,比如历史,不是靠几句口号,靠几个“打倒”就真的可以抹去的。
 
今天,上海重新焕发了青春,静安区也开始了大变化。有人问我,你每次回来,看到这里在开马路。那边在建高楼,会否觉得静安区对你陌生了。我觉得,那好比是我亲爱的妈妈改变了一个发型,换了一件新衣服,形象变了,妈妈的气息,永远不会变。

  评论这张
 
阅读(21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