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乃珊的蓝屋

 
 
 

日志

 
 
关于我

程乃珊,女,作家,主要作品有《蓝屋》、《穷街》、《女儿经》、《金融家》等。2000年开始涉足与老上海有关的纪实文体,代表作有《上海探戈》、《上海Lady》、《上海Fashion》、《上海罗曼史》、《海上萨克斯风》、《上海女人》等。

网易考拉推荐

做龙之梦旅游形象大使评委有感  

2006-09-20 09:33:00|  分类: 日常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914日)参加“龙之梦”旅游形象大使做评委,即从六个选手里淘汰二个,这个活太残酷了,评委不好当。

6个俊男美女个个优秀,都是年纪轻轻极有来历的。

第一版块的开场舞,最抓住我的是22号金草,他与佐罗神似形似,很有股立体的侠气。他后来一路的表演都很出色,很男人。特别在面临自己与7号杨悦鹏“争夺”晋入的一轮中,真的很侠气,是一种很绅士但又绝对真诚的侠气,不如说骑士精神更合适。7号杨悦鹏也真不错,从小患气喘,身材相对孱弱一点,但阳光活泼,街舞技巧一流,是典型的校园王子。30号金世佳本来不觉他有什么特别闪光之处,但在他与红颜知己小女生司雯嘉共同面临两人间必须PK一个时的表现,大有“铁达尼号”Jack将生的机会留给Rose,自己选择离去的悲壮气度,刹时他显得与年龄那么不合的成熟!

三个好男儿,真是优秀之极,待他们到了四五十岁,更是魅力非凡呢!

忽然想起我们那个年代的好男儿。好多人以为我们那个年代没有好男儿,就是有,也是一个个雷锋叔叔的模样,你们错了!

我们做小女生那个年代,眼中的好男儿,大多是小叔叔或小舅舅的同学,或者同学的哥哥。那应是在上世纪的六十年代。他们或是上海第二医学院、上海外国语学院或同济大学的学生——复旦当时太“正气”,政治抓得太紧,而交大功课又太吃重,容不得太小资的念头恣意蔓延。

他们通常属出身不好一类(以当时的标准)。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在阶级社会中,每个人都在一定的阶级地位中生活。各种思想无不打上阶级的烙印。”

他们的父亲通常是旧上海的律师、医生、会计师,或者企业家,所以深深打上那个阶级的烙印。

他们很会玩扑克,但只玩桥牌、塔牌或杜洛克。他们热衷的体育运动不是篮球、乒乓,而是游泳、棒球或击剑。

棒球最早是 在卅年代由一批圣约翰大学的美国华侨大学生传入。大战胜利后,在上海的洋派男生中十分流行。由于成本昂贵——一只手套比几双皮鞋的总和都贵,所以属十分贵族化的运动。在解放后的上海,只有带很深阶级烙印的男儿才懂得玩。直到文革前,上海的淮海花园(今花园饭店内空地)、威海体育场等,都有一批气质不凡的男儿在玩棒球。当时上海第二医学院、华东纺织学院这些二流三流大学的棒球队十分出名,皆因这些大学多出身不正牌的学生,阶级烙印也深了。

那个时代俄语风行,中学开外语课,英语俄语之比为三比七。但我周围的好男儿,哪怕专业外语是俄语,都清一色讲得一口流利英语。

上海是个国际城市,英语在上海向来被看得很中,甚至已如同音乐艺术般成为衡量个人修养的一部分。此次评选龙之梦旅游形象大使过程中,评委普遍觉得男女选手英语太差。

我们那个时候,令小女生最仰慕的大哥哥首先折服我们的是他们的英语。他们会用深沉的很男人的嗓音用英语就着吉他轻哼《夏日里最后一朵玫瑰》、《伦敦德里小调》《梭罗河》……在他把吉他抱在怀里叮叮咚咚弹起来时,我不止一次暗暗希望,有一天,他是专门为我一个人唱这些情歌!更厉害的是,当我们还得吃力地借助字典阅读简易版的英文《汤姆叔叔的小屋》时,他们已可以流利阅读他们老爸留下来的原版英文《基度山恩仇记》。那时期,没有读过《基度山恩仇记》的男生,简直如同没有断奶的小男孩。

他们在上海私人教授那里学声乐或小提琴甚至撒克斯风,然后课余结伴在各家老Band自娱自乐。这是我们最常见到他们的场合,也是唯一可以与他们交流的机会。那个时代,好女生是不可以频频与异性交流的。

当然,也会有春风玉露两相悦的感应。那时没有情人节,甚至连玫瑰花都难得一见,但却能拥有他,一个理工科男生手写,中文根底极深的情书。那种感觉,就叫幸福。

我们处在一个人性压抑的年代,但青春是无畏的,犹如深埋在地底的粗犷乌黑的原油,蓦地喷射而出,坦现在白纸黑字之间。从来没有收到过情书的女人,在感情体验上会有一个很大的空缺。

现今情人节玫瑰泛滥成灾,示爱的电邮满天飞,但没有几个会在这一天收到情书。今天叫男人写情书,有如让女人做女红一样,已在我们生活中日渐淡远。

现今的男人不写情信,除了因为忙,也因为怕这白纸黑字的承诺会成为一辈子的枷锁或把柄。再加现今人心不测,这些白纸黑字可能成为某种讹诈的帮凶!

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凭心而论,这样的好男儿在当时上海已属熊猫级稀有动物。幸运的是,在我所属的那个阶层,还是很有几个好男儿可以交往。

弹指一挥四十年过去了。当年好男儿现今都为祖父级,人们送他们一个颇有争议的称谓——老克勒。

今年六月在乌鲁木齐全国书市,我重逢了一位四十年前我们圈内出名的白马王子,曾是我表姐的男朋友,不幸他大学毕业后分配至新疆。表姐在上海户口与爱情间作了一番痛苦的权衡,终于放弃了白马王子,却至今保留着他的那些情书。塞外艰辛的生活令王子成为一个充满沧桑感的沉着坚毅而且剽悍的汉子。

他陪我坐马车游天山。辘辘的马车,草原的阳光和巍峨的山峦,构成一副《基度山恩仇记》独有的意境。他仍酷爱读《基度山恩仇记》。

“……船到马赛,那是基度山故事的开始,邓达蒂斯就在此地上岸……人在天涯之际,很容易想到基度山的故事……”他一面微笑着一面说。他宽恕了命运让他远离故乡上海的残酷安排。

铮骨铁硬的好男儿!

今天的男生大约都不会喜欢《基度山恩仇记》,他们可能会更接受《铁达尼号》RoseJack在船头飞翔的经典之镜。忽然又想到比赛中的24号司雯嘉和30号金世佳,这真是一对金童玉女的现实版。人生的路很长,不论将来如何,金世佳一定是她记忆中最深的好男儿吧!有这样经历的女孩子是幸福的。
  评论这张
 
阅读(1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