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乃珊的蓝屋

 
 
 

日志

 
 
关于我

程乃珊,女,作家,主要作品有《蓝屋》、《穷街》、《女儿经》、《金融家》等。2000年开始涉足与老上海有关的纪实文体,代表作有《上海探戈》、《上海Lady》、《上海Fashion》、《上海罗曼史》、《海上萨克斯风》、《上海女人》等。

网易考拉推荐

发髻  

2006-10-27 09:29:00|  分类: 日常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发髻又回到上海女人头上之时,上海女人已历经岁月淬火,成为新世纪一道不可漠视的光彩。不过想来,她们不会拒绝夜深月圆时,一双温柔体贴的男人的手,轻轻解开她们紧紧扎起的发髻…… 
 
  上海时髦女人又悄然开始时行梳发髻了。披肩长发只属青春少女,发髻就不同。女人可从20岁起就挽起直到永远。尽管朝如青丝暮已成霜,你的头发已成花白,那精心挽起的发髻令你别有一种矜贵的仪态。 
 
  当年的上海女人,不论贵如宋氏三姐妹还是公馆人家的夫人太太、写字间先生的太太、石库门弄堂的师母,下至讲规矩人家的保姆,都是留发髻的。百多年来的上海女人发髻,与现今时髦女人的发髻,一样无异,基本上分桃子髻或如意髻(如意髻因酷似一个横写的S,故被海派地称为横S头),如意髻或者因为手势较难,现在梳的不多! 
 
  尽管现今女人的护发品和理发工艺科技日新月异,品目繁多,但她们挽的发髻,仍不如老派上海女人的精致,她们的发饰,也不如老派上海女人的讲究。回忆我的外婆奶奶一代,光头饰,就有镶嵌着各种珠宝的发簪、压发梳、缀着小珍珠的发网、可以梳成栀子花、白兰花等各种鲜花的大发叉……那时的上海女人梳只头,是很大一件工程,光一排梳子、篦子,长长短短半月形的、方的、长的就可排开一大列!
 
   记忆中梳髻的上海女人直到20世纪60年代“文革”开始前,上海仍有一大批,特别在一些市工商联家属的学习活动上,那时中年的一些资本家太太,清一色都是盘一只发髻。60年代已不大兴横S头,很兴一种扁扁平平的道士髻,“文革”中小将称之为牛粪堆!——尽管一只头梳得比现今的时髦女人考究,但神情却比她们更显温文慈祥、本色淑贤,没有现在常见的冷艳!当时上班的上海女人都已不留髻了,唯这些呆在家里的外婆阿娘,十有八九是留着发髻。 
 
  上海女人将发髻、旗袍、高跟鞋和波希米亚披肩,再加上密丝佛陀唇膏和夜巴黎香水,组构成一种西方人看似很东方,东方人看着很西化的海上风华。发髻,真的是全球中国女人不朽的美的标记。她既衬得起花团锦簇、绣金嵌银的旗袍,也配得上坦肩露臂的晚装,还可以衬一身蓝花布大襟短衫,甚至蓝布人民装、列宁装!正所谓宠辱不惊,望庭前花开花落,淡然于人间的荣枯之外,超然于都市红尘之中! 

  那个时代坚持留发髻的女人,一般都属两极分化:一是身份矜贵如资本家太太、教太太,一是住家的老保姆、小家小户的管家的外婆阿娘们…… 
 
  上海解放后的五六十年代,那些有闲有钱的上海太太们,一如既往地留起那乌润浓重的发髻——要女人改变发型,如同要她更换老公一样,需下好大决心呐!她们通常在固定的理发室有固定的理发师,在固定的时间,为她们打理那工程浩大的发髻。因为有了这样一只做工讲究的发髻,这些解放后的上海太太们,都有一套别具风格的、留有一点资本主义尾巴的装束,与无产阶级意识形态打起持久的擦边球。 
 
  旗袍不让穿了,她们来个中庸之道,保留了旗袍的上半身,将其改为紧身窄袖高领的短衫,下配西裤,就像50年代时兴为建筑顶上安一个飞檐翘桅的琉璃瓦屋顶,就可美其名曰“民族风格”的设计风格一样。凭心而论,上海女人的洋为中用、古为中用理论,比那时的城市建筑师要高明和自然得多! 

  女人的生活过得越甜润,她的发髻就越发显得丰润,做工考究。五六十年代那些依旧挽髻的上海太太,那时大约三四十岁,或者五十出头六十开外,凭藉着政府实施的三名三高政策,过得滋润舒心,风华正茂,那精心挽起的发髻,越显得丰润油亮。 
 
  下午二时左右,她们穿上印度绸的黑白印花小腰身短袄、真丝西装裤,短统玻璃丝袜、白浅口平跟尖头皮鞋,手臂上挽一把太阳伞,手里再掬一方麻纱绢头,抿得平滑溜光的发髻上斜斜插着一梳栀子花,被乌发衬得雪白生辉的脸庞上架着太阳镜。如果天转凉了,她们会在中式短袄外加一件西式薄呢春秋衫(上海人叫两用衫),换上薄哔叽的裤管、窄窄的西装裤……她们就这样坐上三轮车,去侨联、妇联、工商联开会学习,去华侨商店为专门人士开启的文化俱乐部购物吃饭,她们梳髻的身影是那样华丽。那是经革命洗礼后的上海滩仅存的一道十分大资的风景! 
 
  相比她们,另一批留髻的上海女人也一样过得悠然自得。早上八点多钟,打发掉上班的、上学的,她便开始在镜前坐下:她们通常是家常衣着。为了方便家务,还戴着一副袖套。对上海一个普通主妇,每天上午端坐在镜前对镜梳头,已成为她几十年如一日的指定功课,也是她少有的私人时间。把一生无私地献给家人的上海老派主妇:鞋子是自己做的,旗袍是自己车的,那只发髻,自然也是自己挽的。那斜斜插入发髻的那把银簪,还是她当年的嫁妆。这么多年,就凭着一把发簪、一碗刨花水,日日将只发髻盘得溜光硬扎。
  评论这张
 
阅读(1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