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乃珊的蓝屋

 
 
 

日志

 
 
关于我

程乃珊,女,作家,主要作品有《蓝屋》、《穷街》、《女儿经》、《金融家》等。2000年开始涉足与老上海有关的纪实文体,代表作有《上海探戈》、《上海Lady》、《上海Fashion》、《上海罗曼史》、《海上萨克斯风》、《上海女人》等。

网易考拉推荐

疯狂的人世,沉稳的石头  

2006-12-08 09:0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疯狂的石头》讲的是玉的传奇。其实,疯狂的是人,石头本身却是沉稳温文,冷眼观看出出热热闹闹的人世闹剧。

     我是喜欢首饰的,也算是见识过好首饰的。不过,女人也只有在步入中年之后,才会懂得欣赏玉的美感。只消看看晚年时的宋美龄,就是一身上佳翡翠饰品。

     固然钻石是女人最爱,笔者也不例外。但钻石的个性不太可爱,太过张扬且排他性极重。唯有玉才能罩住其锋芒,缓解其张狂,故而翡翠与钻石从来是首饰中最佳组合,亲和仍显钤贵。偶显峥嵘却不失内涵,人的品行若能修炼得这样层次,那才是真正的成功人士。

     黄金讲分量,钻石论大小,唯有玉,是只讲年代成色不讲轻重大小。好玉是只讲价值很难有价格,所以说玉的定价上落很大。因此,黄金钻石可作货币流通,称为硬通货。而玉,多作收藏之用。所以讲,玉很具中国传统士大夫秉性——钱买不到我。正所谓“宁欲玉碎,不求瓦全”。

     玉也是很女人的,因为她太脆弱太温婉,经不起凌辱和劫难,所以古玉犹显珍贵。
玉是有生命的。在众多饰品中,也唯有玉,才能与人对话,继而融入人物合一的境界。

     我曾祖母是浙江蚕农,却也是贫苦人家的宝贝女儿。前面几个兄姐都夭折了,故而自小父母就用一只玉镯将她“套”住,说是玉镯,其实也是粗玉。后来人长大了,手也大了,这只玉镯就此套牢,被肌肤磨拭得细腻溜滑。自小我就对曾祖母干枯手腕上那一抹暗绿十分敬畏。那已与曾祖母肢体和形象联结在一起。上面如曾祖母的手腕上凸起的蚯蚓状的青紫色血管一样,布满蛛网般的纹络,显得那只玉镯也是十分苍老。老人说,那是曾祖母的血脉印上去的。所以,这只手镯是有灵性的。小时候不信这,认为这是迷信。现在我懂了,这就叫不离不弃,天荒地老的相随!

     1957年曾祖母以九十六岁高龄仙逝,那时上海仍有土葬。曾祖母生前早就置好万国公墓墓地一块,那只玉镯也随她一起长眠地下。

     六六年连亡灵都难逃一劫。万国公墓被早饭的贫下中农洗劫一空,连棺材板墓碑都抢去。我的父亲和叔叔受香港的祖父所嘱,甘做资产阶级孝子贤孙,去劫地捡拾曾祖母遗骨,意外发现曾祖母遗体仍完好,一对小脚浸在泥潭里,棺木已不见影踪。缬一感觉就是手腕那一抹绿不见了!一是它“宁为玉碎,不求瓦全”,在劫难中粉身碎骨化为泥土,一是被人以为是什么珍宝捡去了。我希望它的结局是前者。据迷信之说,死人身上剥下来的钱财阴气太重,会带来邪运和灾难的……!

     抄家之劫难逃,一应饰物全部化为乌有,连玉屑都不留。仍常有红卫兵来光顾,连手电筒、闹钟等生活用具都不放过。那晚又有人来敲门,却是出奇的文雅,反属违常。家人面面相觑,不知又要发生什么。敲门声越发急促,仍是轻轻的。开了门,只见一衣着朴实,身体粗实的劳动妇女,拖着个看似她儿子的中学生,不象是来抄家的。只见她一把推开我们开得小小的门,闪身进来,马上把门关上,一面严厉地问儿子:

     “是这家吗?你确准吗?”
     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将原是惊弓之鸟的我们吓得半死。

     接着她用命令的口气对儿子说:“东西呢?交出来还给人家。”

     儿子默默掏出一只牛皮纸信封,里面是一对翡翠3环和一只翡翠马鞍戒。

    “胆子大了。我叫你跟着人家去偷去抢。”一个重重的3刮子打在儿子脸上,“小小年纪敢随便去人家屋里偷东西,大起来杀人放火都不怕了。”

     孩子又羞又痛,紫涨着脸低着头。我们都不知所措,从来没见识过人家当我们面教训自己孩子。

     “算啦,一点点东西……”外祖父嗫嚅着,“小人喜欢,拿去白相相吧……”

     外祖父说的倒是真心话,全部家产都给抄光了,还在乎这点点小首饰!

     “啥闲话?”妇女凶巴巴地扫了外祖父一眼,“侬不要害阿拉小囝!”

     外祖父立时吓得脸如土色。

     那妇女自管自开了门,一面仍对儿子骂骂咧咧,“看你下次还敢拿人家东西?小小年纪,还有皇法吗!……”

     “砰”一声大门关上了。我们才似回过魂似的,一家盯着那只牛皮纸信封不敢出声。半天,外公轻轻叹息一声:“这个娘看上去文化不高,实质上真的会教育小人!”

     转眼四十年过去了,外祖父和父亲都已作古,老母亲也已87岁了,唯劫后余生的那点翡翠,仍碧绿生青,透着一抹低调的暗光!

     当年那个中学生现在也要五十开外了,有这样一位母亲的他,人生之路,一定步步走在正道上。祝福这对母子,好人一世平安!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