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乃珊的蓝屋

 
 
 

日志

 
 
关于我

程乃珊,女,作家,主要作品有《蓝屋》、《穷街》、《女儿经》、《金融家》等。2000年开始涉足与老上海有关的纪实文体,代表作有《上海探戈》、《上海Lady》、《上海Fashion》、《上海罗曼史》、《海上萨克斯风》、《上海女人》等。

网易考拉推荐

失乐园——孩子们消失了的弄堂游戏  

2012-07-13 15:09:00|  分类: 日常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虽说我从小是在老公寓里长大,所谓老公寓的格局,就如现今的三房两厅、两房两厅一样,一门关煞,邻里间也可谓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但是,童心的世界是关不住的。尽管大人们互相只是点头之交,但对我们小孩子来说,一则因为当时上学都是划块投考的,因此我们既是邻居又是同学。每天上学都是挨家在窗户下齐声叫着小伙伴的名字,轧好道一起走,放学也是结伴而归。因此,小朋友间的交情可深了,连大人们有时不方便要求邻居帮个忙:比如借把老虎钳,或停电之日借根蜡烛之类,还得我们小孩子去做外交。

那时孩子的功课好像也没现在多,基本上在学校的自修课上都可以做完。所以一放学,宽敞的弄堂里就成了我们的乐园:男孩子们溜旱冰、踢小皮球,女孩子就跳橡皮筋、造房子,有的小伙伴贪玩到放学后把书包往家门口一挂就出来玩了。

那时我们玩的游戏,都是需要集体完成的,而且必有营垒相对的两方,且有输有赢,无形中让我们从小就习惯了凡事都有输赢。这局输了没关系,下局可以翻过来。最重要的是,让我们很小就培养了团队合作精神,以便争得赢局。且每一个游戏的一方,都会很自然地、很民主地推出一个公认的“领袖人物”。事实证明,不少孩提时的领袖人物,长大后还都很有出息呢。一般做游戏是男孩归男孩,女孩归女孩,但男孩子常常会来捣乱或恶作剧,弄得女孩子们一片尖叫、一阵怒骂,男孩子却嘻嘻哈哈地扬长而去,令我们忿怒不堪。现在回想起来,其实是青春朦胧时期,男孩子对女孩子的一种健康的挑逗和调情。如此疯玩到傍晚时分,大人们下班了,才一个个被家长领回去。

在孩子们的世界里,没有等级、出身之分,但功课好绝对是威信最高的。记得我们的玩伴里有赵四小姐的姐姐赵二小姐的孙女、屈臣氏汽水老板的孙儿女,还有老闸捕房高层管理(当时他正在劳改)的女儿,另有英资惠罗公司滞留上海的老总的女儿,说起来她还是个中英混血儿……但这一切背景,都是到我们长大以后才得知。在玩耍的时候,从来不会互相打听对方的家长是做什么工作的。

我们玩的游戏可真是名目繁多,比如“狐狸先生几点钟”“毛林当”……女孩子们还多了个“办家家”。说起办家家十分有意思,大家都把自己的洋娃娃和玩具炊具全部集结,然后恳求看弄堂的老伯把他的木头亭子借给我们,小小的亭子有门有窗,还正合适孩子世界里的家家呢。一次,可恨的男孩子们又来捣乱了,我灵机一动,就说:“鬼子进村了,我们逃难吧!”于是慌慌张张地卷起我们的“家什”,弃“家”而逃,木头房子就被男孩子占领了,我们反而觉得很刺激。从此,在我们的办家家游戏中,我常会有意识地加入“逃难”“警惕敌人进攻”等情节,有时反而盼着男孩子们来捣乱。大家都觉得这比单纯的办家家要好玩多了,现在想起来,这大概是我最早的文学创作。

光阴如梭,世事多变,当年的小玩伴有很多已失散了,但有几位至今我们仍保持密切联系。我们一起走过文化革命最艰难的时期,又共同迎来安详、丰富的退休生活。最开心的是,共同忆起过往的弄堂游戏,还有至今仍能背得一字不差的童谣,其中有一首很有海派味道:“淘米烧夜饭,夜饭吃好了,电灯开开来,麻将拿出来,搓搓小麻将,呀呀呀,来来白相相,呀呀呀……”相比之下,今天那些成天宅在电脑前玩游戏的小朋友,哪有我们开心啊!

  评论这张
 
阅读(421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