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乃珊的蓝屋

 
 
 

日志

 
 
关于我

程乃珊,女,作家,主要作品有《蓝屋》、《穷街》、《女儿经》、《金融家》等。2000年开始涉足与老上海有关的纪实文体,代表作有《上海探戈》、《上海Lady》、《上海Fashion》、《上海罗曼史》、《海上萨克斯风》、《上海女人》等。

网易考拉推荐

富有英伦遗风的香港浅水湾大酒店  

2012-08-08 10:1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香港是拥有最多全球入围的顶级酒店的城市之一,如文华大酒店、半岛酒店……。近年,笔者没有再查据过排行榜,不知浅水湾大酒店是否还在榜。不过,无论如何,在我的心目中,浅水湾大酒店永远是荣居榜首。

饮食文化在个人身上的反映,看似是无意识的,其实绝对掺杂着很私人的情结,是早在童年时代就已形成的心态,一种根植在你血液里的无意识的反应。

人说内行品美食,外行吃环境。我是绝对吃环境的,不仅因为我是吃的外行,更因为我难免文人的致命弱点——太感性。我总觉得,“吃”不仅是满足我们胃的需求,更是满足我们由味蕾引起的一连串化学反应的奇妙感觉,不仅在感官更在感觉。

我心头至爱的餐厅,始终是香港浅水湾大酒店。居港期间,久不久就会约几位好友去那里下午茶。难得在我生日之时,亲友们会特地安排在浅水湾大酒店为我做生日,不过因为太昂贵了,也只是难得。回上海后,每次去香港,我和先生第一要去的肯定是浅水湾大酒店。

说起来,我与她还真有缘。1949年我们全家南下香港时的头几个月,因为举目无亲,上无片瓦,就是住在浅水湾大酒店。当时我3岁还不到,但还依稀记得每天入晚各客房都是片片麻将声,爸妈抱着我一个劲叫我叫人,什么“张家姆妈,李家伯伯”,似乎酒店的每个客人都互相认识。后来长大了,听妈妈说,当时上海人“逃难”到香港,很多住在浅水湾大酒店。哇,连逃难都住五星级酒店,这可真“海派”。其实是因为当时香港的酒店业远没有上海发达,上海人知道的上层次的就只有一个半岛酒店和一个浅水湾大酒店,其他的香港本地人办的旅店,上海人是住不惯的。再则,当时上海人认为这场战事也如北伐之类的内战一样,两三个月后就会平息,就可以回上海了。没料到,住了快一年,还一点没有可以回去的预兆,这才纷纷搬出浅水湾大酒店,另觅安身之处,这是后话了。

可能也正因为如此,我们全家对浅水湾大酒店都情有独钟。后来我们搬去港岛摩星岭安定下来,但祖父和爸爸仍旧每天早晨驾车去浅水湾游泳,因为相距不远,久不久,祖父母也常带我们去那边喝个下午茶。那时的浅水湾没有现今的高层建筑,那柚木地板和木质百叶窗还有小小的螺旋形柚木楼梯,与上海的老家十分相似,或许这就是大人们为什么那样喜欢浅水湾大酒店吧。

事实上,现今的浅水湾大酒店是重新翻造的,只不过旧楼的样式和内里的陈设还保留着旧时的样子。

80年代,我首次去港探亲,带着几乎朝圣的心情重访了这间大酒店!酒店的扒房设在原来的室内阳台里,由木质的落地玻璃窗通向内厅。宝瓶形的石栏杆外,绿树成荫,树丛中不时闪烁着蓝宝石般的海面。天花板上三十年代的吊扇象征性地缓缓转动,这件扒房狭狭长的,餐位不多,正是一家高品位餐厅的象征。

80年代至今,这家酒店的香槟已从几十块涨到近二百块一杯,但我仍坚持每次去港都要去坐坐,特别自从读了张爱玲的《倾城之恋》:……沿着碎石小径走去,走上极宽的石阶,到了花木萧索的高台……,我总是在遐想,白流苏和范柳原是不是也曾在这个座位上打情骂俏过?那细碎的小径上,曾经印满他们的足迹……从此浅水湾酒店更成了我一份情怀。

总觉得一家好的酒店,菜肴、服务和设施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她能成全客人的一份梦想——人一生能有多少宿梦可圆?这也是一份福分。而浅水湾大酒店,就是可以一圆宿梦的酒店。

 

 



 

 

  评论这张
 
阅读(444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